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熱點專題 > 國家物聯網標準化工作動態 > 專家觀點

張 琪:物聯網發展一定要制定中國標準

時間:2011-06-24  來源:RFID中國網

  由國家金卡工程協調領導小組辦公室、中國信息產業商會、中國電子貿促會聯合主辦的“2011中國國際物聯網博覽會”于2011年6月2日在北京展覽館隆重開幕。來自國家發改委、工信部、財政部、商務部、外交部、交通部、公安部、衛生部、住建部、廣電總局等20多個部門行業的代表,北京、上海、天津、南京、成都等30多省市的代表,中國銀聯、三大通信運營商及國家電網等骨干國企的代表,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日本、韓國、東盟、歐盟等國家業界的代表,以及我國港臺業界同仁總計400余人出席了物聯網博覽會開幕式暨第九屆中國(北京)RFID與物聯網國際峰會,以及由中日韓信息業界行業組織聯合主辦的首屆亞洲物聯網論壇。

  展會同期,主辦方聯合各相關部門、行業,共同組織了一系列內容豐富的專題論壇,主要有:第九屆中國(北京)RFID與物聯網國際峰會物聯網公共平臺建設與服務業發展論壇,移動支付應用論壇,物聯網與數字城市論壇,物聯網在智慧交通與智慧物流中的應用論壇,三網融合與廣電物聯網發展論壇,物聯網標準化論壇等等。論壇邀請了中、美、歐盟、日、韓及我國港臺等業界組織、行業專家、用戶代表共聚一堂,深入探討在自主創新與開放兼容方針指引下,物聯網技術突破、標準研制、產業發展、市場開拓、應用創新與合作共贏等業界關注的熱點問題。

  RFID中國網作為本屆博覽會指定官方網站,現將博覽會論壇的精彩內容進行編輯整理。并在RFID中國網上發布。

  本文是在本屆博覽會物聯網標準化論壇上,根據國家金卡協調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工信部電子標簽標準工作組組長、中國物聯網聯合標準工作組組長 張琪教授的講話整理編發的,供業界朋友參考。

 

 20110624080940.jpg
國家金卡協調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工信部電子標簽標準工作組組長
中國物聯網聯合標準工作組組長張琪教授

  業界朋友們,大家早上好!昨天上下午我都做了報告,用了相當篇幅講標準。我覺得整個物聯網的由來是怎么尋求一個突破式改革的新動力。

  面對全球金融危機,各國政府都在找出路,實際上中國高層領導政要們也在談如何通過科技進步引領國家經濟社會的發展,而且還要貫徹以人為本,真正能給老百姓辦點實事,讓老百姓感到幸福,生活質量也能提高,選擇科技創新,通過科技進步,這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一貫認為政治領袖的膽略和遠見卓識一定要和民間草根智慧上下互動,才能形成真正的一種動力,而群眾是真正的英雄,很多智慧或者先知先覺,我覺得都是來自于草根,包括在座的各位,是在第一線工作,所以最了解實情,也知道技術最新動態,有一些趨勢,能及時的捕捉。因為領導畢竟高屋建瓴,日理萬機,要研究、考慮那么多國家大事。所以IT業界對整個信息通信技術發展的方向應該是最早能夠知道,而且我們要把這個直言進諫,能夠告訴給各級領導,變成領導的意志、國家的行為、政府的行為。我們IT業界就應該先知先覺,就應該多了解一些東西,而且應該敢于講真話。講真話、干實事、有所作為,應該是我們IT業界為人處事和工作的座右銘,只有這樣才能推動前進。

  1993年國家啟動信息化建設“四金工程”,無論是金橋、金卡、金關、金稅,都是原電子部最先提出來,在最短時間內報到國務院,到中央領導,反過來從上到下變成一個國家的意志,啟動了中國的信息化建設,才能使中國在信息化這一輪沒有失去機會,取得一些先機。我們在信息化方面做得還是不錯的,特別是金卡工程,按金卡工程進行15年時中央領導給的評價,“立國惠民,成績斐然”。因為只有這個工程涉及了20多個部門、部委、行業,而且有30多個城市作為試點參與,這是金稅、金關,某一個部委金字工程無法比擬的,那是建立在一個行業從上到下的工程,而金卡工程橫跨所有部門、行業,直接用到老百姓身上。從銀行卡發行24億張,還能在108個國家用。我們發的智能卡現在一共80億,電信智能卡35億張,二代身份證9.4億張,加上我們的社保卡,住建部等等,所有這些卡,真正是解決老百姓衣食住行,提高了百姓信息化意識,也推動了整個社會信息化的進程。無論電子政務、電子商務,在金卡工程都有充分的體現。正因為如此,這個工程的辦公室持續18年,現在還健在,不管有多少人,有沒有錢,有沒有權,但是各個部委都認同。昨天上午11個發言,來自于10個部門、行業,充分體現它的廣泛滲透性、代表性和權威性,也因為這個工程直接為老百姓所用。

  銀行卡芯片化,我聽企業給我反映,現在銀行要用恩智浦的,我還沒有去核實。如果18年都沒想明白,現在想明白要換發,就得用國內的。但是我們企業也不爭氣,現在我的號召力也差多了,企業不覺得RFID多重要。現在符合要求的芯片,他說國內沒有,我說先把你的要求說清,我不相信我們這個團隊能把金卡工程做得這么好,到了物聯網,到了RFID做不出芯片來,或者他還不知道RFID,還是智能卡、銀行卡的芯片,我們怎么可能拿不出來。如果拿不出來你就等等。我們得維護整個產業和整個安全的利益。拜托在座的企業,跟蹤跟蹤市場,它定的什么標準我們沒有,哪個模塊我們不行,哪個標準我們不符合,看看是否是國內的,如果等同于國外的我們不能接受,這個官司打到哪兒,我肯定贏。

  產業我們是屢戰屢敗,但是畢竟有一個智能產業和TD產業,還有手機,手機是從2008年成立信產部時,我才知道偌大的移動通信產業,所有產品全是國外的,沒有自己的,我們找國家要了一個政策,抓了移動專項,10年,現在不僅全部產品都是我們自己的,在國外都是首屈一指。只要我們下決心,我們中國的IT團隊是沒有干不出來的。但是標準一定要先行。難度大,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家都站在國家全局的利益上,求同存異,標準就是你讓一點,我讓一點,最后大家都認可了就寫進標準,一定要把中國的標準做出來,國際物聯網發展標準多了去了,一個一個啃。現在至少在RFID的遠洋運輸、集裝箱電子封條是以中國為主的,那是上海港局做的,郵政總局做的郵政物品編碼應用RFID標準也是我們的,只要我們有決心,就能辦大事,體現為老百姓服務。現在老百姓有卡多幸福,如果將來所有應用都集中在手機上,9億老百姓都會受益,到那個時候我死了,我的追悼會還能去很多人呢,這是事業永存,所以我們一定要把這個事情做好了,標準做好了,在標準研發過程中,四所承擔這么多任務,這批同志忍辱負重、棄而不舍,希望四所給大家做好服務工作,把這些事情做好,也希望今天來同志、專家們,擺脫大家共同攜手努力,打一個新的漂亮仗。謝謝!

  后來移動支付要打造第二個TD,我認為物聯網一定要搶占全球先機,因為現在只有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體現在政府對行業管理能夠起到指導作用。美國非常發達,但是政府指導產業或者企業去引導方面力度絕對無法和中國相比。正因為如此,我認為物聯網不管把中心定在哪,都無關緊要,因為不是一個地方的事,也不是某一個行業的事,是全國的事,只要大家把標準體系先弄好了,不僅中國有物聯網標準,還要搶占全球物聯網的標準制高點,掌握發展的主動權,我覺得就可以了。

  我今天說的可能都是題外話,說得也都是廢話,但是我說的是實話,說的是經驗之談。我們產業因為沒有核心技術、沒有標準、沒有制高點,我們做VCD、DVD,全球第一,彩電全球第一,但是我們就是大進大出,說得不好聽就是一個裝備工廠,沒有什么利潤可言。做的小的時候沒有人答理你,做大了以后出口,馬上全跟你索要標準的錢。當時答應給人8個億美金,有人說張琪吃里扒外賣國,我說你給我來一個不賣國,誰要敢說我賣國就太錯了,我這人死了還能當個民族英雄,因為我這輩子都在支持這個產業,不會賣國。但是我告訴你們,不尊重知識產權根本做不到,是國家的形象受辱。中國不尊重知識產權,尊重別人才能夠得到尊重,不尊重別人的知識產權,別人也不尊重你,我們自己的企業也不愿意投入到研發里,因為都拷貝了,那是一個沒有前途的事。最后給了人家12個億美金。

  只要我們掌握了以后,就牛的很。金卡工程什么事情也沒求過別人,不去跟你們協調,就是不能用,就得是自己的,沒有的時候寧可不讓它上,也不能用。這是一個國家的大政方針,二代證少發三年有什么關系,一旦發了全是我們自己的。現在大家都是朋友,大家都知道利益是一致的,絕對不是站在一個原來電子部和信息產業部的利益上,現在我覺得物聯網同樣重要。

  EPC,當時9個部委,一些大部委都會簽了,拿到信息產業部,產品司拒絕會簽,我寫了九條意見。我說這個標準必須是中國的,什么叫等同于EPC,EPC是美國的標準,如果基于每個物品的標準,我們用美國的標準,就意味著所有產品的數據庫在它那兒,而且所有這些東西的流向、流量人家全一目了然。我還不說EPC當時收多少錢,當時已經收錢了,那是第二位的問題,關鍵是安全問題。我們民口發了二代證,軍口一定要發軍人證,發了軍人保障卡,去年全軍要推。一個一個決策都立足于自己,多踏實。

  我不是純粹的狹隘民族主義,我們中國的信息化建設必須要植根于自己產業發展基礎上,怎么能用恩智浦,二代證曾經跟公安部吵了四年,在國務院協調了四年,堅決不同意,理由不是我非得要外接觸式卡,那時候我們國內沒有非接觸式的芯片、機具,磨刀不誤砍柴工,公安部說先用國外的,以后再用國內的。我說我太知道先入為主了,要先用國外的,以后不可能用國內的。而且二帶身份證現在只是換成芯片的,不在這幾天,非要用接觸式的,等國內拿出來再用。因為我們產業全線都突破了,二帶證成功的換發9.4億張,現在超過了10億張,至今為止沒有出現任何一個安全問題。前年,恩智浦一個芯片問題,中央領導都非常緊張,當時我說金卡工程一個芯片都沒用,行業卡用的芯片全部都是國產的。

  產業是國家經濟的命脈,產業的利益實際上就是國家的利益,而且代表國家信息安全,這是最高利益。所以從成功的經驗來說,我們一定要有自己的標準,要有自己的核心技術,要有自己的產品來支持中國的信息化建設。當然反面的例子就不用說了,我當了18年的司長很汗顏,我們真正擁有自己知識產權的,包括10年彩電的核心芯片,現在真正是我們自己的不多,我在機關部委待了30年,最成功就是金卡工程的智能卡產業。由于金卡工程實施,我們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弄起來的,而且全線產品都是我們自己的,裝備的市場占有率高達90%,現在又走出了國門,而且這個工程用的所有產品是我們國內現在這些企業從零到三千多家企業,這個隊伍是幾十萬的大軍,我們又轉向了第三個技術就是電子標簽RFID,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技術,當時預見到21世紀絕對是一個革命性的工作,所以2004年金卡工程率先把RFID列入重點工作,我們在引導各個部委參與金卡工程建設的地方應用標簽做試點,到現在七八年下來了,我們的產值前年85億,去年120億,今年預計可以達到170億,每年增長40%多,而且在全球已經都占到了第三位,短短幾年時間僅次于美國。我們只要抓住了技術發展的趨勢,抓住了標準,抓住了核心技術產品研發,我們國家信息化建設各個方面都能夠占領制高點,掌握發展的主動權。

  標準至關重要,是一個國家的主權安全,也是我們全國國家的最高利益所在。這個明確了,物聯網標準怎么做?物聯網涉及面這么廣,絕對不是任何一個部門、任何一個行業或者任何一個標準工作組,2005年我就當了標簽工作組的組長,RFID只是九牛一毛,任何一個標準工作組都這樣,我們必須要傾全國之力,形成合力,大家共同把中國物聯網的標準體系框架構建起來,把急需制定的標準理清楚,分工合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同推動,這樣我們在物聯網,不要說IBM忽悠美國奧巴馬“智慧地球”,我們叫感知中國,這都叫詞,什么都是萬變不離其宗,只要我們中國認認真真去做,五年以前我說移動支付要打造第二個TD,因為當時TD—CDMA,郵電部弄了國際標準,如果沒有我們產品支持是一紙空文,我給你研制出產品,如果沒有運營商去用,那我們是一堆廢銅亂鐵,當時我鞠了三個躬,擺脫當時六大運營商,一旦我們產品拿出來,你們一定要用。當時部里從上到下很多人對TD不感興趣,大唐移動支付工作成立時,就我張琪去了。第一是給原郵電部補臺,國際電聯接納了,電子部產品就補臺,全線產品都研發出來了。后來又擺脫運營商,三個標準什么是主流,部長帶著我們到處去考察,后來我在辦公會上說了一句非常不得體的話,我說:瞎耽誤工夫,研究什么呀,中國定什么什么就是主流。北電董事長說我說得太對了,中國13億人,定移動支付的標準,13億人現在是8億手機用戶,我們這么大的市場。另外中國ICT市場是全球最大的市場,有人,有用戶,還怕什么,當然我們中國定什么,什么就是主流。我們定的TD是最不起眼,而且最沒有基礎,定了以后,看看哪個國外大的制造業通信企業不做?都做了。為什么?誰都不舍得丟掉這個市場,誰都不想吃不到這塊肥肉。我當時說不要瞎考察,也不要研究,只要中國政府挺直腰桿,就定這個,這個就能成氣候。

  80億張IC卡,是全球現在IC卡應用最廣,也是最多的一個國家。從2004年,金卡工程從來都是與時俱進,特別是在技術上,1993年做銀行磁條卡的時候就希望他們用IC卡,當時沒有實現,銀行同志告訴我說:我們已經發了400萬張的卡,所以不能改,否則就是浪費負擔,我們有一個包袱,在說美國用磁條。2001年,當時我在溫家寶副總理面前,說:“家寶副總理,給你和朱镕基總理提一條意見”。當時18個部的部長在那,大家一下都看我,吳部長說他出了一身冷汗,他說我不知道你要給我捅什么簍子,你給家寶提意見,還捎帶著朱镕基。當時我在那個會上,分管銀行的溫副總理,帶著18個部委、部長們檢查金卡工程,檢查人民銀行的銀行卡工程。他說銀行卡做得不好,金卡工程拉了四金工程的后腿的類的話。我知道其他總理,包括朱镕基總理都提過這個問題。可是金卡工程始終沒有停,特別是在銀行,領導們表揚金稅,我頭一句話就說:我認為評價四金工程,我最有資格。想想多狂,18個部長,加上總理,我一個小司長。因為四金工程辦公室主任都是我,金稅工程停了四年,沒有人反對,老百姓、企業覺得不收稅才好,愛做不做,再一做起來,有了稅收以后,領導說金稅工程做得非常好。銀行一天都沒有停過,三條戰線作戰,亞洲金融危機,加上Y2K過渡,是2001年來檢查的,2000年之前,我們用了三年時間,銀行更換所有計算機用了多長時間,三條戰線沒有停過。金卡工程有不盡人意之處,因為老百姓用著,網絡不通,商店里十個收款臺,就一個刷卡,九個都收現金,老百姓反映,就覺得這個有問題。

  第二條提的是,1993年電子部的方案就說發IC卡,8年以后,成立銀行卡協會,后來成立銀聯。成立了以后,在這個時候已經從400萬張卡到了4.3億張,意味著如果再不換的話,可能40億張,包袱越來越重。從技術上講一定要用IC卡,安全、保密、防范金融風險,要和所有行業卡和地方市民卡互聯互通,因為金卡工程,國務院領導要求一卡多用,如果銀行用的都是磁條卡,所有行業和地方用的都是IC卡,如何和別人互聯互通,就得雙界面卡。且不說現在的幾十億張卡,大部分里都有錢包工程,就使得這個資金的體外循環是我們人為決策造成的,跟人家都不能在同一個芯片里工作,就無法結合。當時我說銀聯成立了,一定要換成IC卡。

  第三次是2004年全球EMA遷移,我們又配合著央行科技司一起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EMA遷移這件事,我們始終強調的是標準,只有一個統一的標準,才能夠互聯互通,才能夠做更多的事情。EMA遷移是歐洲、美國三大銀行組織弄了統一的標準,都是IC卡。非常遺憾,18年,只有到前年開始,美國金融危機起來,金融風險出來了,他們意識到在銀行卡的透支特別多,所以美國也要轉移了,才給中國帶來一個機會。銀行始終認為美國用的就是磁條卡,而且銀監會也提出來要防范金融風險和銀行卡的透支和違法行為。現在要在兩年之內全部都換完,20多億張,從400萬張到4.3億張,到現在24億張,我覺得任何時候都不晚,只要起步。
 
 

 

  

信息來源:中國金卡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友情貼士:中國金卡網所刊登文章僅供政策宣傳、學術交流、傳播信息、促進信息化建設之用,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站觀點,轉載請注明出處。如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益,還望見諒,請聯系我們盡快處理。

QQ書簽 雅虎收藏夾 百度收藏 Google書簽 新浪ViVi diglog 和訊網摘 POCO網摘 Del.icio.us

告訴QQ/MSN好友】【回到頂部】 【收藏此頁】【打印】【關閉


上一篇:張 琪:實現物聯網標準化意義重大
下一篇:返回列表

推薦資訊
《物聯網在中國》第二屆編委會第二次工作會通知
《物聯網在中國》第
國家金卡工程25周年成果報告會勝利召開
國家金卡工程25周年
回顧中國信息化之路——國家金卡工程的探索與實踐
回顧中國信息化之路
2018年國家金卡工程金螞蟻獎獲獎名單
2018年國家金卡工程
熱門信息
最新信息

國家金卡工程協調領導組辦公室

工業和信息化部賽迪研究院

國家金卡工程物聯網應用聯盟

地 址:北京市海淀區萬壽路27號工業和信息化部萬壽路機關3號樓220室(100846)

郵 箱:[email protected]

電 話:(010)88558570

傳 真:(010)88559009

Copyright © 2018-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快乐十分详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