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權威觀點

應首先發展RFID標準(三)

時間:2009-12-01  來源:騰訊科技  作者:
【編者按】12月1日,國家工業和信息化部電子科技委副主任、中國RFID產業聯盟理事長張琪司長做客騰訊,就中國RFID產業以及物聯網的發展進行了解讀,并同時回顧了中國IT產業10年的發展歷史。

談到RFID的應用,這又是“金卡工程”一個新的亮點,是我們04年啟動的。而RFID的應用,是建立一種實時動態可追溯的管理。我們首先也是選擇對涉及民生、惠及百姓和構建和諧相關的這些應用,比如在農業,大家都知道什么瘋牛病、口蹄疫、禽流感,直接影響到人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所以我們先把畜牧業的養殖,比如生豬、肉牛的養殖使用上RFID,耳標,豬啊、牛啊,從它出生,它的養殖、防御和它的屠宰、食品加工,整個這個鏈條都進行了一個實時動態可追溯的工作,一旦發生了什么疫情的話,也可以把這個損失控制到非常有限的范圍內。讓老百姓吃上安全的肉,這是在食品上。在藥品上,大家也知道有很多假藥,曾經市場上也是經常曝出冷門的新聞來,所以我們對食品、藥品安全監管先用RFID進行了管理。

再有一個重要領域,就是物流,比如說民航、鐵路、郵政,還有遠洋運輸,電子封條,實際上就是建立對整個貨物跟蹤的這種管理。這就為現在溫總理提出來的物聯網實際上做了一個非常好的鋪墊,這種實時動態的跟蹤管理應用,RFID的應用,廣泛的鋪開以后,而且從一種閉環應用,將來走向開環應用,走向世界,比如說我們遠洋運輸,現在咱們做的,上海港務局做的中美遠洋運輸集裝箱的電子封條,這樣就使它跨出了國門,從國內的一種閉環應用變成了開環應用。這將來為整個物聯網的發展是一個基礎和核心的啟動的作用。

我想“金卡工程”實施16年了,用中央領導的評價說,利國、惠民、成績斐然,但是用我們來說,我們覺得只是萬里長城剛走完第一步,沒做的事情還很多很多,但“金卡工程”不斷推向深入的時候,必將對改善民生和惠及我們13億中國百姓來講會發生巨大的作用。也將使我們電子政務和電子商務的建設能有一個大的飛躍。無論是智慧地球也好,說感知中國也好,總之就是說RFID,它的產業發展,它的應用發展和今后物聯網整個產業的發展,會發生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主持人:非常精彩。我不得不說,所有的用戶應該感謝張司長,給他們的生活帶來這么大的改變。我想再聽一下孫老師的看法,剛才張司長講了很多的政策,包括現在的發展情況,我覺得從您的一個感受,包括今年講一個轉型的問題,講一個經濟復蘇的問題,對這樣一個問題您怎么看?我們IT兩會為什么要設計這么一個主題?

孫定:今年兩會,剛才也提到了,是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的開始的時候。這個二十一世紀新十年的開始跟上一個十年的開始,中國的國際地位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大概我們在未來十年里頭,我們肯定是“超日逼美”,GDP我們超過日本肯定是定論的,但我們會向上逼近美國。日本GDP做到2400多萬億美元的時候,它已經是家家都汽車,家家都電腦,已經是飽和了,但是我們現在的人均GDP,世界排名才106,我們現在比烏拉圭還差一點,所以我們很多家還沒有車,很多家甚至還沒有電腦,我們很多家的電視、洗衣機都還沒有普及,路可能還沒有修到家門口,現在到很多地方可能坐火車需要兩三天。在未來十年,我們這個需求的空間還是很大的,我們遠沒有到天花板。

這樣子的話,我們人均GDP,在未來十年里頭我們從106進到80,這個是看得見的。未來如果我們進到前80的話,就會大大超過日本,差不多就會到美國一半了,現在我們差不多相當于我們美國GDP的三分之一,三分之一多一點,將來我們可能會到一半,那個時候我們仍然是人均GDP80,我們GDP到世界50這個也不夸張吧。所以在未來十年我們會看到很大的變化。比如以后,張司到美國去,到巴黎去可能坐我們自己的飛機了,可能就不是坐波音、空客了,我們到上海去可能就是四個小時的火車。這樣的事情都是我們可以看得見的。

等中國到了那一步,世界500強里面可能有一百家中國企業,這個也不夸張吧。現在我們有十幾家,一百家不夸張吧。所以未來十年一定是中國會有更大的發展,中國的實力和中國的整個社會經濟面貌發生深刻、巨大變化的十年。

未來十年的路怎么走呢,最近有很多討論,我覺得概括的最令人信服的,就是溫總理最近一系列的講話。溫總理是在關于科學發展這個問題上最近有兩次講話,昨天有一個報道,科學院有一個講話,他說在經濟危機以后,世界各國都在搶占科技制高點,他說每一輪經濟危機以后都會形成新的產業增長點,形成新的市場需求,螺旋式上升的,在新的增長里面就是靠科技占領我們的制高點,我們也不能再走跟隨的引進的路,我們必須靠我們自己的原始創新來獲得新的發展,在原始創新里面溫總理特別提到就是物聯網的問題。這個物聯網對我們來講有巨大的產業機會,對我們來講有巨大的創新和占據制高點這樣戰略的重要性。

從我們“金卡工程”,93年開始,經歷了磁卡、IC卡,現在又是RFID,然后又進入物聯網這個階段,實際上全都連在一起,人網是因特網,物聯網是人網和物網在互聯。這樣產生的社會經濟效益是不可估量的。溫總理在講話中特別提到,物聯網是我們進入信息社會的驅動的力量,我覺得說的是非常深刻的。今年兩會我們特別的邀請張司參加我們的活動,其實很重要的一點,不僅僅是為以前的十年,在未來十年里張司也在努力推動物聯網的發展,做了很多很多前瞻性的卓有成效的工作。在這一點上來講,我覺得對于中國未來經濟發展,未來十年是至關重要的。

主持人剛才您的問題,未來十年很多人都說用什么兩個字概括呢,我用兩個字,就是“刺激”,未來十年是太刺激了。

主持人:太精彩了。

孫定:前十年應該是奮斗,我們都在奮斗,努力的奮斗,追趕,現在我們全都追到后頭去了,就剩下一個美國了,太刺激了。我們又是物聯網,這些都是我們站在世界的潮頭,現在全世界還沒有形成現成的產業,我們還是很前沿的位置上。這些我覺得很有意思。

主持人:非常感謝孫總對于未來的一個美好的展望。我還是想請二位分別講一下,在經濟危機當中把握制高點這個問題上,經濟復蘇情況下,之前經濟危機到底我們有多大影響,在經濟危機之后我們又有哪些機會是我們需要去把握的?

張琪:我只能談一點個人淺見。應該說09年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在全球金融危機這種政治的或者經濟的大環境下面,充滿了挑戰,但是也充滿了機遇。大家都在談怎么能夠走出金融危機,就是尋求出路。我想我還是很贊成剛才孫主編所說的,還是應該靠創新,靠科技革命。從近百年的整個世界經濟或者發展史上也證明了這一點,每一次經濟危機都是靠一個技術革命、科技創新走出來,然后就派生出一個新的產業,一個新的社會需求,帶動了一個新生的產業發展。這都是相輔相成的。我想這次也應該是這樣的。

你談經濟危機對中國的影響,我想那么多經濟學家,那么多領導說了,從我一個草民來講,我感到我們國家毫無例外的受到很大影響。就從我們信息產業來講,發展速度從一個20%多的高速發展變成一個去年和今年年初最低的時候,我們幾乎到了負增長的情況。出口從30%,37%這么一個高增長,而今年也就是維持一位數的外貿增長。所以我覺得還是受到很大影響。但是相比來講,好像全球中談到我們是比較早的在復蘇,我覺得這也是我作為一個百姓來講,不可能確切地談出咱們處于什么。但是我個人的感受是,我們不能全靠一種擴大產能,提高GDP來尋求這個突圍。我覺得越是在這個時候,更應該注重自主創新,更應該注重結構調整。

無論是中央的錢,還是地方的錢,還是企業自己的錢,我覺得都應該把錢用在最重要的,用在刀刃上,十大產業振興計劃出臺了,這個非常重要,但是我覺得十個產業怎么振興這是另一篇文章,我覺得我們絕對不能僅靠擴大產能,好像能走出這個突圍,而是應該說首先把重點放在本產業、本行業的結構調整,對我們信息產業部門來講除了自身的結構調整外,更重要的是怎么通過信息技術、網絡技術的廣泛應用,帶動所有的傳統產業部門結構的調整,而且也推動國家整個經濟結構的調整和發展模式從一種粗放型的發展變成一種集約型發展。我覺得信息技術應用和信息化建設,這絕對是一本萬利的事。不能因為金融危機而削弱對信息技術應用的重視程度。應該用信息化統領全局,然后通過創新,通過結構的調整來尋求突圍,尋求新的更大的一個發展。

在談結構調整就離不開自主創新,而談自主創新的時候,我覺得非常重要的一個就是標準的問題。我在這個行業工作了40多年,在部機關也工作了30多年了,給我切身的體會,我們在相當一段時間由于缺失核心技術,由于不掌握知識產權,沒有那么多專利,我們很多工作,比如電視機是全球產量最大,我們VCD、DVD等等很多很多產品,都可以說非常令我們自豪,都是全球最大的產能,是最大的生產國,但是我們的真金白銀大量的流失給別人,為什么呢?核心技術是人家的,知識產權是人家的,標準是人家的,我們充其量就是說打進打出一個裝配工,我們不能甘于這種現狀。我也是長時間的擔任產品司司長,我覺得因為我們缺失核心技術,或者沒有標準,不掌握知識產權,我們就大量出專利費給別人。

中國盡管窮,我們政府是高度重視知識產權保護的,我們絕對尊重知識產權,人家的知識產權,所以你就必須給人家交這個專利費。我覺得這個教訓是刻骨銘心了,所以也就是后來這個十年我們非常注重自主研發,無論剛才我談到的移動通訊產品研發專項,還是說我們的軟件、集成電路,我們都在努力的,,我們要有中國自己的標準,我們要有自主核心技術和知識產權。我在“金卡工程”抓RFID的時候,說中國一定要有自己的標準,當時也有很多說用美國EPC什么的,我不談論美國的EPC標準好與不好,我只談中國的國情,要求我們必須有自己的標準。中國什么國情?我認為就是兩句話,一個是13億人口,第二是一個發展中國家。

13億人口就意味著我們必須要有所作為,我們自己要有自己的東西,而且要對世界有所貢獻。一個13億人口的國家,不可能什么標準都沒有,永遠跟著別人走,而且是發展中國家,我們還挺窮,我們沒有錢,所有的東西,比如我們信息化建設全靠從國外買,如果一個彈丸之地的小國,它可能能做到這一點,而我們就做不到這一點,而我們也不能這么做。13億人口和發展中國家,這個國情就要求我們必須有中國自己的標準,我們才能夠有一個自主發展的主動權,才能夠搶占制高點。所以我現在說,RFID我們在做標準,移動支付我們在做標準,3G你已經看到了,TD—SCDMA,我們做了標準,而做了標準,它最大的好處是什么,雖然我們TD—SCDMA啟動的最晚,投入的最少,可以說和那兩個標準沒法比,但是因為我們有了,至少我們在談判的時候就有一個砝碼,大家有一個知識產權互換。

正反兩方面這些教訓和經驗都使我們看到,特別像“金系列工程”,特別是“金卡工程”,我覺得做的最漂亮的一件事就是這個工程全靠自己的產業支撐,沒有一個做到這樣的,就是從我40年從業和30當年在行業主管部門工作來講,“金卡工程”85%的市場都是國內的產品提供的,像二代身份證,百分之百產品,從芯片設計、生產、模塊、軟件、集成,所有的東西都是自己的,而且“金卡工程”所有的大的運行軟件、清算、交換都是自己的。這就使得我們有一個自主發展,立足于自我,像我們說的35億張電信智能卡全是自己的,這個好處就是我不向別人去繳納專利費,繳納標準費用。更重要的,就是我們能夠掌握信息安全,我們還能夠搶占一個發展的制高點。

所以我想從下一階段發展來講,無論是產業還是應用,還是信息化建設,我覺得都應該高度重視標準,高度重視信息安全,而且要高度重視自主創新,通過這樣來突出重圍,尋求更大的發展,而不能僅靠擴大產能。這就是我個人的感受。

主持人:剛才張司長講的很感情真摯,有一種憂國憂民的情懷,我們也深深的感覺到,我都有點感動。聽完張司長的觀點之后,您是怎么看待金融危機中,中國遇到的這個機會的。

孫定:這次金融危機,我們最近在做一個工作,就是金融危機給我們帶來了什么變化,金融危機可以給未來留下一些什么。從我們能夠看到的有幾點:第一點,雖然中國受金融危機影響比較小,我們一些重點行業,比如電信、金融還是在比較快的發展,雖然業務在比較快的發展,但是大家都有危機感,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就有這種感覺,我們可能會受到影響,花錢要小心,所以在那個時候整個貫穿著金融危機的全過程,一方面是在業務比較快速的增長,經濟危機我們跟國外相比受的影響相對較小。

另一方面,大家都在控制成本,各行各業很普遍的都在控制成本。控制成本以后導致一個什么情況呢,因為要高速業務發展,因為要控制成本,你怎么能夠配合這個,都說信息技術要效率,這個情況是很普遍的,都逼著信息化部門你怎么配合我的業務快速發展,我不能給你買那么多服務器,你要把這個軟件弄好,你要把這個服務弄好,要配合我發展客戶,保險公司要發展保險的客戶,銀行要增加開發新的產品,基金等。

  關鍵詞:張琪,RFID標準

信息來源:中國金卡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友情貼士:中國金卡網所刊登文章僅供政策宣傳、學術交流、傳播信息、促進信息化建設之用,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站觀點,轉載請注明出處。如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益,還望見諒,請聯系我們盡快處理。

QQ書簽 雅虎收藏夾 百度收藏 Google書簽 新浪ViVi diglog 和訊網摘 POCO網摘 Del.icio.us

告訴QQ/MSN好友】【回到頂部】 【收藏此頁】【打印】【關閉


上一篇:應首先發展RFID標準(二)
下一篇:應首先發展RFID標準(四)

推薦資訊
2012中國國際物聯網博覽會在北京隆重召開
2012中國國際物聯網博
張琪:探索中國物聯網之路(中國國際物聯網博覽會導覽)張琪:探索中國物聯網之路
張琪:探索中國物聯網
整合資源、服務社會、聯合創新、和諧共贏
整合資源、服務社會、
發改委、工信部等多部委聯合成立國家金卡工程物聯網應用聯盟
發改委、工信部等多部
熱門信息
最新信息
快乐十分详细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