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前沿資訊 > 部委動態

移動轉售業務正式商用 物聯網成新契機

時間:2018-05-15  來源:

 2018年4月28日,工信部正式發布《關于移動通信轉售業務正式商用的通告》(以下簡稱《通告》),決定自2018年5月1日起,將移動通信轉售業務由試點轉為正式商用。這個時間節點距離2013年12月首批企業拿到移動轉售業務運營試點資格已過去四年多。

隨著正式商用的啟動,移動轉售業務將迎來新的發展契機,不僅取消了經營主體資本屬性的限制,國有企業、外資企業可以申請經營轉售業務,還豐富了轉售業務范圍,首次提出鼓勵轉售企業發展物聯網行業應用等新技術新應用。

業內專家表示,正式商用的牌照意味著企業業務拓展的更多可能性及新變現方式的想象空間。此外,申請經營移動轉售業務需要提交與基礎運營商簽訂的商業合同,如今每家基礎運營商都有十幾個合作伙伴,新的企業進入意味著商業合同的簽訂會更加嚴格。

外資可以申請牌照

移動通信轉售業務,是指企業可以從基礎電信運營商處承包部分通信網絡使用權,重新包裝成自有品牌,自己組合套餐并銷售給最終用戶。這部分企業又被稱為虛擬運營商,簡稱虛商。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告訴《IT時報》記者,今后雖然會引入更多的新企業參與競爭,但正式商用牌照意味著企業可以豐富原有的生態系統,結合自身原有業務,給用戶提供更有黏性的服務,實現用戶間的相互轉化。正因為有如此含金量,即使此前有的試點企業發展不佳,但應該也會堅持申請運營。此前,阿里巴巴、京東、小米、蘇寧云商都獲得試點牌照,并開展相關業務。

最近幾年,也有國外運營商拋來“繡球”,希望在中國開展通信業務。2015年,免費Wi-Fi運營商Scratch Wireless曾想進軍中國市場,選擇合作伙伴的條件之一便是擁有虛商牌照。

“暫時還沒有外資企業找到我們,政策出來后需要一定的反應時間。有一個細分市場國外運營商可能會注意到,一部分中國人去海外希望繼續使用中國的號碼,但國外單卡機多雙卡機少,不斷換卡插拔很麻煩。用戶希望這兩個號碼‘能合二為一’,比如面向用戶是一個號碼,但背后其實是兩個號碼。這樣的服務依然需要取得虛商牌照。”一家基礎運營商的內部人士告訴《IT時報》記者。在國內,自身體系擁有海量用戶,線上流量大的虛商會成為其合作的主力軍,而外資企業很可能會關注企業服務而非個人服務。“個人用戶比服務企業難做,針對C端的市場,既要管消費又要管投訴,業務體系也很復雜,可能你服務1萬個個人用戶產生的利潤,只需服務一家企業就可以賺回來。”上述人士表示。

“對外資開放移動轉售業務屬于我國WTO開放承諾之一,對現有試點企業而言,融資范圍擴大了,引入外資股東后也可按照規定和流程申請。” 中國信通院規劃所電信行業研究部主任許立東告訴《IT時報》記者,按照《外商投資電信企業管理規定》,外商投資電信企業可以經營基礎電信業務、增值電信業務,具體業務分類依照電信條例的規定來執行。經營基礎電信業務(無線尋呼業務除外)合資電信企業中的外方投資者在企業中的出資比例,最終不得超過49%。經營增值電信業務(包括基礎電信業務中的無線尋呼業務)的合資電信企業中,外方投資者出資比例最終不得超過50%。

基礎運營商對合作伙伴將更加嚴格

“分享通信肯定會申請正式商用經營許可,已經在和基礎運營商洽談簽訂正式商用合同的事情,這是個‘討價還價’的過程,每家虛商的情況都不同,合同也有‘私人定制’的感覺。”分享通信董事長蔣志祥告訴《IT時報》記者,雖然分享在試點工作初期有些茫然與沖動,但現在已經回歸理性。

2017年,分享深陷債務危機,業務停擺,由于“批零倒掛”,每個用戶當時要補貼300元,企業一直處在虧損狀態。“試點期間允許犯錯,大家都是在不斷摸索發展路徑,但這不會影響分享申請正式牌照。” 蔣志祥說。

通告中給試點虛商列出了六種退出情形,從試點虛擬運營商責任角度而言,因責任落實不到位,導致重大通訊信息詐騙案件發生的,因責任落實不到位或經營服務出現嚴重問題,導致惡性群體事件發生的,可進入退出程序。電信管理機構應當向社會公示60日,同時妥善處理用戶預付費返還、費用結算、爭議解決等事宜。

“工信部會依法依規審批牌照,試點期間沒有違規違約行為的企業預計會很快拿到正式商用經營許可。試點期間在用戶實名登記、垃圾短信與騷擾電話治理、防范和打擊通訊信息詐騙等方面出現重大違規、責任落實不到位的企業,在2年試點延續期內如果能整改通過,也能拿到正式經營許可。” 許立東告訴《IT時報》記者,移動轉售業務是新生事物,有些企業沒有通信運營經驗,出現問題在所難免,以前虛商與基礎運營商簽訂的是試行期間的合同,接下來企業與基礎運營商的正式轉售合作會更加嚴格。

“嚴格”在《通告》中可窺一斑,申請經營移動通信轉售業務的企業需要提交與基礎電信企業簽訂的商業合同,對合同中應該包含的內容也一一列出,除了合作地域范圍、碼號資源、批發價格、網絡安全、實名登記外,對防范和打擊通訊信息詐騙、用戶個人信息保護、用戶善后處理也都做了規定。“以前虛商業務是集團統籌,上周剛剛落地到分公司,在選擇合作伙伴上,風險防范要求、責任劃分、市場退出觸發條件等肯定都會有所要求。”一家基礎運營商省分公司的內部人士向《IT時報》記者透露。

鼓勵發展物聯網行業應用

早在二三年前,試點中的虛擬運營商就開始布局物聯網,而在《通告》中,工信部明確提出轉售企業在確保落實行業卡實名登記和網絡安全的前提下,發展物聯網行業應用等新技術新應用。“這是對虛商首次正式提出發展物聯網,表明政府主管部門允許和支持開展物聯網業務轉售,而基礎運營商要為轉售企業提供必要的資源、技術支持和網絡支撐工作。”許立東說。

進軍物聯網是虛商發展的新契機,國內約三分之一以上的虛擬運營商都開始強勢進擊物聯網市場。2017年,Globetouch開啟C輪融資,這是一家專注全球連接聯網汽車和物聯網服務領域的企業,參與這輪融資的現有股東包括Verizon Ventures和Zeev Ventures。而在此次融資之前,中國的虛商263就戰略投資了Globetouch。263移動通信執行副總裁吳斌告訴《IT時報》記者,Globetouch與263的合作包括個人出境漫游以及全球資源連接管理等領域。在發展物聯網方面,263的定位并非基礎運營商的渠道商,而是在連接的基礎上疊加大數據云計算、AI等能力,開發出更多滿足市場不同需求的應用,“物聯網這個市場太大了,基礎運營商有資源和能力布局物聯網的整個產業鏈,雖然虛商沒有自己的基站和傳輸,但可以和自己的能力結合為市場提出更優質的服務。”

虛擬運營商們在根據自身業務選擇深耕物聯網的方向,比如小米移動借助自身的硬件智能設備的銷售優勢,在2017年12月宣布,旗下物聯網(IoT)卡發行量突破千萬大關,成為國內第一家達到此數量的虛擬運營商。

基礎運營商能給予虛商哪些支撐?上述基礎運營商內部人士告訴《IT時報》記者,比如,在卡的表現形式上,除了類似于SIM卡的物聯網卡,還有防高溫、高濕的工業級SIM卡,需要基礎運營商支撐;沒有實體卡,通過空中寫號方式將物聯網卡“燒”在機器里的虛擬SIM卡方式,也需要基礎運營商在大網平臺側為虛擬運營商做支撐,“在物聯網應用層面,我們也會提供技術支撐,比如提供網絡數據信息等。”

前幾年,移動轉售業務的批零倒掛難盈利,不免讓人擔心發展物聯網是否也會重蹈覆轍。對此,上述人士告訴《IT時報》記者,物聯網有窄帶和非窄帶之分,窄帶物聯網的特點是常在線,但對于速率沒有特別大的要求,現在主要應用于電力、水力抄表等;非窄帶物聯網的要求則對帶寬要求比較高。不管是哪種形式,都有市場空間。

來源:IT時報

作者:吳雨欣

  

信息來源:中國金卡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友情貼士:中國金卡網所刊登文章僅供政策宣傳、學術交流、傳播信息、促進信息化建設之用,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站觀點,轉載請注明出處。如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益,還望見諒,請聯系我們盡快處理。

QQ書簽 雅虎收藏夾 百度收藏 Google書簽 新浪ViVi diglog 和訊網摘 POCO網摘 Del.icio.us

告訴QQ/MSN好友】【回到頂部】 【收藏此頁】【打印】【關閉


上一篇:工業和信息化部關于印發《工業互聯網APP培育工程實施方案(2018-2020年)》的通知
下一篇:工業和信息化部 國資委關于深入推進網絡提速降費加快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2018專項行動的實施意見

推薦資訊
《物聯網在中國》第二屆編委會第二次工作會通知
《物聯網在中國》第
國家金卡工程25周年成果報告會勝利召開
國家金卡工程25周年
回顧中國信息化之路——國家金卡工程的探索與實踐
回顧中國信息化之路
2018年國家金卡工程金螞蟻獎獲獎名單
2018年國家金卡工程
熱門信息
最新信息

國家金卡工程協調領導組辦公室

工業和信息化部賽迪研究院

國家金卡工程物聯網應用聯盟

地 址:北京市海淀區萬壽路27號工業和信息化部萬壽路機關3號樓220室(100846)

郵 箱:[email protected]

電 話:(010)88558570

傳 真:(010)88559009

Copyright © 2018-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快乐十分详细玩法